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打造最权威的吉林省企业信息平台
财经新闻
国都证券“追债” 投资者反诉其两融违规
http://www.jlqyw.com  | 2016/7/14 14:24:26  | 吉林企业网  | 已有720人浏览过
   

 

  国都证券日前与投资者甄军闹上了北京东城区法院。因去年操作融资融券遭遇股灾,甄军亏掉了所有的积蓄,并欠下国都证券融资本金加利息共计78万余元,由此被国都证券“追债”告上法庭。据甄军的律师曾鸣透露,该案已经立案,将于8月10日开庭。
  不过,事情并非如此简单。随着对案件的研究,甄军表示,国都证券在大跌之后平仓不及时放大了自己的损失,并且存在两融业务“绕标”等违规问题。于是,甄军向法院递交了民事反诉状,向国都证券索赔271万元,并向证监会实名举报国都证券违规开放两融标的股等行为。
  我们多次联系国都证券相关负责人,国都证券方面表示不接受采访。
  遭遇大跌,股民从700万到欠债78万
  这段时间甄军很闹心。做企业的积蓄全部赔进去了不说,还卷入了一场官司中。
  今年39岁的甄军是一位有着15年“股龄”的老股民。不过炒股只是甄军的副业,他的主业是做实业,是一名企业主。2015年A股迎来一波大牛市,在红火的市场环境下,甄军去年三四月份加入了杠杆炒股的大军,将做企业的300多万“家当”全部挪到股市。
  A股当时水涨船高,甄军起初也尝到了“甜头”,几个月的时间,300多万的本金变成了700多万。随后,2015年6月12日-6月18日之间,甄军用700多万自有资金加上从国都证券融资的400多万融资资金陆续买入长城电工,结果这只股票在股灾期间连续下跌。直至被国都证券收回账户强行平仓。
  平仓之后,甄军的自有资金血本无归,还欠下国都证券75万的融资资金,加上利息共计78万。今年2月份,甄军因“欠债”被国都证券告上法庭。甄军的律师曾鸣表示,目前法院已经立案,将于8月10日在东城区法院开庭。
  “国都证券去年9月份左右催我还钱,我觉得他们也有过错,当时没有在意。今年2月份就收到了传票。”甄军说。
  甄军所说的过错是指国都证券收回账户后并没有及时平仓,导致其重大损失。“到融资担保比例108%的线时国都证券还没有平仓,如果那时候平仓我的本金也能剩下几万,但他们一直到88%左右才平仓。造成了我的本金和融资资金的共同亏损。”甄军说。
  根据曾鸣提供的一份国都证券交给法院的材料显示,国都证券两融业务保证金维持担保比例的警戒线为145%,平仓线为130%,清偿平仓线为110%。甄军的账户7月3日担保比例为137%,已接近平仓线;7月6日为108%低于清偿平仓线;7月7日为98%,7月8日为88%,均低于清偿平仓线。
  “在这期间国都证券有跟我沟通,让我追加保证金,但是我明确表示我没有钱追加保证金。他们还不及时平仓。”甄军说。
  “我们公司一般是担保比例在130%的时候就开始通知客户追加保证金,如果规定时间内追加不上,就会强平。除非股灾期间排队强平平不掉的情况,不然肯定不会到110%以下才平仓。这样才能控制好风险。”一位大型券商的两融业务人士说。
  对于是否因为强平平不掉而导致穿仓,国都证券方面没有回应。
  融资资金“变身”可用余额
  然而,随着甄军与律师对案件的沟通和研究,他们发现国都证券的过错并非只是没有及时平仓,更大的问题是两融业务存在套现等违规的行为。
  根据甄军的叙述,他在6月初陆续使用796万自有资金和438万融资资金买入了宁波银行和海通证券两只股票。随后分别进行了多轮操作,最终使用“普通卖出”功能卖出了宁波银行和海通证券。
  “按照规定,使用‘普通卖出’卖出哪只股票,就对应偿还哪只股票的融资负债,如果偿还后有剩余金额,则直接计增客户的可用资金。但是国都证券的交易软件并没有归还融资资金,而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全部被动套现到了我的可用资金余额内。”甄军说。
  不过,对此一位券商的两融业务人士称,各家券商有所不同,有的是普通卖出后当天就可以还钱;而有的券商是先把钱打到客户的可用资金里,如果客户想还钱,需要等到第二天用“现金还款”来还钱,需要客户自己操作还钱。
  “我们公司就是使用‘普通卖出’卖出股票后自动还上融资资金了。”另外一家券商两融业务人士说。
  甄军表示,在2015年6月12日到6月18日期间,自己在不知道融资资金被套现的情况下,用账户内的可用资金陆续买入了长城电工股票,共计65.36万股,合计投入资金1195.56万元。
  质疑“绕标”,投资者反诉国都证券
  甄军的另一个质疑是,长城电工并非两融标的股票,但其使用融资资金购买的时候,国都证券的系统并未给出提示。“我当时并不知道长城电工是一只非融资融券标的股,也不知道我的融资资金已经被全部套现出来。”
  “关于两融标的交易所都有规定,但会不断调入调出,目前的时点来看,长城电工不是两融标的,是不能用融资的钱买的,不过,早些时候有些券商会采用‘绕标’的形式,套现融资资金让客户买非标的股票,等于钻了个漏洞。以前监管不是很严格,现在就完全不能这么做了。”一位券商两融人士说。
  在向法院提起民事反诉书的同时,甄军还向证监会实名举报国都证券两融违规。
  甄军在举报信中称,在交易过程中,国都证券为了扩大交易金额,非法谋取更多利息和手续费,违规放开了对证监会融资融券标的股的管制,允许其以融入的资金购买非标的证券,也就是“绕标”。这一行为造成了融资金额严重失真,扰乱股市和金融秩序。甄军认为国都证券的违规行为造成他的损失,向国都证券索赔271万元。
  甄军称,事发后,自己曾联系过国都证券,但其客户经理王涵在7月11日表示“没什么可说的,有事找我们领导。”
  曾鸣提供的一份国都证券提交给法院的材料显示,国都证券称“该客户自己投资失败导致爆仓,该客户开户以来通过银证转账累计净转出260万,而爆仓时欠公司77万,客户具备偿还能力。”
  另据曾鸣表示,甄军的反诉请求未被法院受理,原因是“不是一个案由,应当另诉”。
  我们昨日多次致电国都证券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
  ■ 相关新闻
  多家券商陷两融“麻烦”
  2015年股市经历一波大震荡,先是一轮大牛市,后来遭遇股灾。目前震荡的“后遗症”仍在延续。包括海通证券、兴业证券等多家券商两融业务麻烦不断。
  今年2月20日,兴业证券发布公告称,收到福建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5年7月7日,兴业证券融资融券强平出现差错,导致公司信用账户股票的实际强制平仓数量远超过应平仓数量,7月8日,公司未经客户同意直接在客户信用账户进行买回操作。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因此责令公司在2016年3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期间,每3个月对融资融券业务进行一次内部合规检查,并报送检查报告。
  今年2月25日,投资者陈俊状告申万宏源证券融资融券交易纠纷一案初审开庭。陈俊状告申万宏源于去年股灾期间在强制平仓其两融账户过程中造成侵权,要求赔偿直接经济损失5500万元和预期利益损失4500万元,合计人民币1亿元。
  另据媒体报道,海通证券与个人投资者荣某的融资融券业务纠纷也于近日开庭审理。双方就原告荣某因被告海通证券平仓而出现的损失计算等问题向法院提交证据并进行陈词答辩。案件的焦点还在于海通证券为荣某开立信用账户时,荣某在海通证券从事证券交易的时间未满6个月,双方签订的两融合同是否有效。
  除此之外,中信建投也陷入麻烦中。有投资者称由于2015年中信建投的强行平仓行为,造成其6000万元的经济损失。上述投资者目前已经提起诉讼,以中信建投证券两融业务违规、未到通知期限就强行平仓为由,要求中信建投返还被强平的股票,价值达到1亿元。